追蹤
突發、異想、怨念
關於部落格
紀錄、收藏、回憶
  • 11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小戴生日賀文

晴朗無雲的好天氣,今天的克萊茵王國到處充斥著熱鬧的氣氛,原因無它,因為今天正是克萊茵王國的小公主─戴安娜˙愛爾˙薩克利德的生日。
 
在這難得的假日,街上到處張燈結綵,好不熱鬧。而眾人的話題也總是繞著晚上將在宮中舉辦的大型慶生舞會上打轉,雖然一般百姓無法進入王宮中,但總是能分享一些興奮的心情和絕對不會少的八卦。
 
有著褐色短髮一身異樣服裝的少女,一邊聽著大街小巷的熱鬧討論,一邊朝王宮的地方前進,不時還會哼著奇怪的旋律。
 
她踏入似乎為了晚上即將到來的舞會而忙成一團的王宮裡,非常熟練的經過花園、書庫,繞過皇宮中庭還順便穿過一堆辦公室之後,在一間有著漂亮雕花的木製大門前停了下來。
 
「有人在嗎~?」少女用充滿元氣的聲音大聲詢問。
 
「啊…是芽、芽衣嗎?救命呀……」
 
從門內傳來細微的女生聲音,芽衣反射性的將大門碰的推開,卻對眼前的景象呆住了幾秒,隨即放聲大笑。
 
「戴安娜,妳在做什麼呀?」芽衣一邊抱著笑到發疼的肚子,一邊看著被堆滿房間的禮物壓倒在地上只露出一頭粉紅色秀髮的克萊茵小公主。這種景象可不是每天都看得到的。
 
「我想拿個東西,結果不知道為什麼就被壓住了呀……」戴安娜一臉委屈的說著。「妳不要一直笑嘛,快點幫我拿開啦。」
 
在芽衣的笑聲中,終於從禮物堆中被解救出來的戴安娜,不禁坐在椅子上對著那像座山一般高的禮物堆嘆氣。
 
「有這麼多禮物不好嗎?」芽衣一樣看著滿山的禮物,不解的問。
 
「我也不知道,我連送我的人是誰都不清楚…」戴安娜漂亮的紫色瞳孔有著一絲茫然。「是真心想慶祝我生日的,又有幾個呢……?」
 
「這裡就有一個呀!」芽衣動作誇大的用手指了指自己,將戴安娜的視線拉回。「包的不是很好看啦,不過妳就將就點收下囉。」
 
芽衣從口袋中掏出一個手掌大小的長方形盒子放在桌上;盒子用漂亮的紙包裝了起來,上面還打了個大大的蝴蝶結。
 
「謝謝。」戴安娜張著大眼看著禮物開心的笑了。「我可以拆開來看嗎?」
 
「當然啦,不然妳一定不知道該怎麼用的。」芽衣一臉神秘。
 
盒子裡面,躺著一根細長的物體。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做的,全身是粉紅色的底還帶著些可愛的花樣。戴安娜對這東西的外表非常喜歡,不過她還真不了解這是做什麼用的。
 
「這個是我珍藏的自動筆唷!」芽衣一臉自豪。「妳不是都用羽毛筆寫字嗎?這個不用沾墨水就可以寫了喔,我示範給妳看。」
 
伴隨著喀喀的聲音,芽衣在戴安娜驚奇的表情之下完成了她的示範。看著戴安娜非常珍惜又認真的把玩著那隻自動筆,芽衣不禁得意自己沒送錯東西。
 
「那個…有人在嗎~~~?」門外突然傳來了有些猶疑的聲音。
 
雖然戴安娜已經說了請進,門外卻遲遲沒有動作,耐不住性子的芽衣索性自己把門打開,只看到一個栗色長髮戴著眼鏡的男子捧著滿手的東西一臉彷彿得救了的表情。
 
「安修?」戴安娜看著來人,有些驚訝。
 
「啊哈哈…不好意思呀~~我實在空不出手來開門,正不知道該怎麼辦呢~~」安修露出靦腆的笑容,將手上的東西都放上桌子。
 
「這些是?」戴安娜看著桌上的東西,一臉的疑惑。送禮物這種事情,應該不需要勞煩到安修親自出馬呀。
 
「今天是公主的生日呀~」安修不知道為什麼顯得很高興。「所以我特地做了個蛋糕,希望妳會喜歡~~」
 
安修將桌上大盒子的盒蓋打開,裡面是綴滿草莓與奶油的漂亮蛋糕,香味更是棒的沒話說,芽衣跟戴安娜都不禁看呆了。
 
「另外殿下跟席翁大人為了準備晚上的舞會,都沒辦法抽開身啊……」安修指了指桌上另外兩個小盒子。「這兩個是他們交代我要帶過來的~」
 
席翁送的小盒子中,是個用漂亮玻璃瓶裝著的自製花茶葉;塞爾送的則是個木製的古風音樂盒。戴安娜看著桌上的禮物,感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為了害怕有些濕潤的眼睛被看見,她趕忙拿著席翁送的花茶葉起身。
 
「我去泡茶,這樣就可以配著蛋糕一起吃了。」戴安娜眨了眨晶亮的大眼。「安修,你也跟我們一起吃吧?」
 
「啊~不了,我還有工作得要完成……」安修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公主,卻在視線移到某處時笑了起來。「不過~~我想門口那位可以陪你們一起吃~~~」
 
站在未關上的門邊的,是有著一頭蜜金色長髮的漂亮人兒。此時正一臉猶豫到底是該敲門還是直接進去打招呼。
 
「希爾菲斯!」戴安娜驚喜的朝門口喊道。
 
「啊,妳好。」希爾菲斯朝戴安娜禮貌的鞠了個躬,有些害羞的微笑著。
 
「希爾菲斯,你怎麼也來了呀?」芽衣拉著希爾菲斯來到桌子邊坐下。
 
「隊長交代我來送禮物。」希爾菲斯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將帶來的禮物也擺上桌。
 
「唔啊,那個不茍言笑的隊長也會送禮物?」芽衣一臉驚訝。
 
「總之,一起喝杯茶吧。」戴安娜露出了讓人無法抗拒的可愛笑容,希爾菲斯只能點頭留下。
 
隨著安修的告退,三個人圍著桌子開起了小小的茶會。無論是可口的蛋糕還是美味的花茶,都讓人有著滿滿的幸福感。
 
「話說,這是什麼東西啊?」芽衣指著桌上一個用木頭雕成的東西滿臉疑問。
 
「啊,那個是卡傑爾做的。」希爾菲斯看了一眼自己帶來的東西,用很不確定的語氣繼續說。「好像是……狗吧?」
 
「什麼?這是狗嗎?」芽衣用不可置信的語氣對著桌上的物品發言。
 
「我也不是很確定……」希爾菲斯一樣盯著桌上的物品說。他是不是應該在卡傑爾將東西交到他手上的時候就問一下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呢…可是看卡傑爾一臉自信滿滿的模樣,他又不好意思開口……
 
戴安娜只是笑著將緞帶繫上木雕的頸部,然後擺到她收藏東西的玻璃櫃裡去。
 
「那,隊長是送了什麼禮物呀?」芽衣一臉好奇的盯著桌上圓形的盒子,她怎麼樣都想不出來那個超嚴肅的隊長會送什麼禮物。
 
希爾菲斯同樣用有些好奇的眼光盯著盒子看。光是今天隊長叫他過來送禮物,就讓他夠吃驚了,他也無法想像隊長會送什麼東西。
 
戴安娜很大方的打開了盒子,滿足他們的好奇心。
 
盒子裡面擺放的,是一頂雖然有些樸素但是剪裁俐落質料很好的帽子。戴安娜開心的笑了,雷奧尼斯居然還記得她喜歡的東西。
 
「咦,希爾菲斯,你沒有送禮物嗎?」芽衣將視線從帽子轉開,好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朝希爾菲斯看去。
 
「我…不是……咳咳…」正在喝茶的希爾菲斯被芽衣突然的問題嚇到茶差點噴出來,想要解釋的他卻因為太過著急而被茶嗆到。
 
「我有準備,只是……」希爾菲斯滿臉通紅的張著翠綠的眼眸看著戴安娜。「公主,妳能跟我去個地方嗎…?」
 
「咦?」戴安娜有點不知所措。再晚一些舞會就要開始了,如果被發現身為主角的她不在房間,那可想而知會造成多大的轟動,皇兄一定會唸個沒完的;可是希爾菲斯那誠懇的表情又讓她無法拒絕。
 
「妳放心,不會很久的。」希爾菲斯對戴安娜做了保證。
 
芽衣看了看猶豫不決的戴安娜,又看了看一臉期待的希爾菲斯,突然笑了起來。
 
「妳就跟希爾菲斯去吧,這裡我來想辦法。」芽衣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難得的生日嘛~就是要過的開心點,而且如果她沒猜錯,搞不好呆子的情敵又要多一個。芽衣光想就覺得有趣,這種事情她怎麼可能不參一腳。
 
 
◆◇◆◇◆◇◆◇◆◇◆◇
 
 
偷溜出王宮的希爾菲斯帶著戴安娜來到了郊外湖邊,下午的太陽還是有些刺眼,但順著湖面吹過來的風卻讓人感到舒適。
 
「公主,先閉上眼睛好嗎?」希爾菲斯看著戴安娜說。「我想給妳一個驚喜。」
 
順從的戴安娜閉上雙眼任憑希爾菲斯拉著自己前進,心中不免期待會看到些什麼。
 
「可以張開了。」希爾菲斯在戴安娜的耳邊輕聲提醒。
 
映入眼簾的,是一整片粉紅色的花海,隨著風的吹撫,像海浪一般的律動著。花的香氣、鳥兒鳴叫,還有蝴蝶飛舞,這一幕景象讓戴安娜完全無法言語,只能沉浸在那像畫一樣的氣氛中。
 
「生日快樂,公主。」希爾菲斯看著戴安娜,臉上漾著笑容。「從我偶然發現這裡後,就一直很想帶妳來看看。我覺得…妳很適合這裡。」
 
戴安娜覺得胸口漲滿了感動還有哽咽的感覺。她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她的心情,但是她知道,希爾菲斯會明白她說不出口的感謝。
 
希爾菲斯只是靜靜的陪著戴安娜,沒有多說任何一句話。
 
悠揚的笛音傳來,輕柔恬淡卻又沉靜婉轉。樂音、景色、心情就像是詩與畫一樣的融合在一起,完美無瑕。
 
隨著樂音結束,戴安娜也看到了不遠處正坐在石頭上拿著笛子的人。
 
「這是特地為妳作的禮物。」伊利斯酒紅色的眸子溫柔的盯著她。「不收錢。」
 
希爾菲斯則是絲毫沒有驚訝的對戴安娜微笑著。「這是第二個驚喜。」
 
「謝謝……」戴安娜飛上兩朵紅暈,幸福的表情一覽無疑。
 
看著可愛的戴安娜,希爾菲斯與伊利斯不禁相視一笑。
 
看來這場驚喜,是成功了。
 
 
◆◇◆◇◆◇◆◇◆◇◆◇
 
 
回程的路上,為了閃避人潮和害怕被發現,希爾菲斯只是靜靜的帶著戴安娜走過許多小巷子,一邊注意著附近的安全。
 
「希爾菲斯,謝謝你特地帶我出來。」戴安娜在半路上拉了拉希爾菲斯的衣角說。
 
今日的她,可能是這輩子所度過最幸福的時光了吧。但是或許是太過幸福了,她總覺得有些不安。
 
「這是我應該做的。」希爾菲斯回過頭來靦腆的說著。
 
他看了看戴安娜,似乎在猶豫著什麼,然後下定了決心。「公主,我有些話想對妳說。」
 
「嗯?」戴安娜看著臉色有點泛紅的希爾菲斯,有點疑惑。
 
「我希望能夠成為妳……」話還沒說完,希爾菲斯卻突然臉色一變的把戴安娜攬到身後。
 
「把你後面的人交出來。」一個穿著黑色斗篷看不清樣貌的男子冷淡的說。
 
「休想。」希爾菲斯盯著眼前的人,手已經按在刀柄上。
 
「騎士團?」男子冷冷的笑了下。「你以為阻止的了我嗎?」
 
希爾菲斯沒有說話,只是將身後的公主藏得更裡面,一邊思索著退路。
 
「沒有用的。」男子突然往後退了幾步。「她會是我的…」
 
是咒語!
 
希爾菲斯突然意會過來對方的企圖,但是已經來不及了。腥紅的火焰正從對方往自己飛竄,他只能本能的將身後的人護的更緊。
 
「綠之精靈,風的屏障!」
 
「奇爾大人……」發現自己沒有被預期的燒傷而睜開眼的希爾菲斯,看到的卻是氣急敗壞的奇爾。
 
「你們在搞什麼啊!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奇爾的青筋都快要浮現了。如果他沒有剛好經過這裡會怎麼樣,他連想都不敢想。
 
「對不起…」希爾菲斯一臉愧疚。
 
「你不用跟我道歉,還不快把她送回去!」奇爾一邊怒斥,卻又掩飾不住擔心的往因為事情發生的太突然而不知該如何反應的戴安娜看去。
 
「是!」希爾菲斯趕忙將戴安娜帶離大街,往王宮的方向奔去。
 
「希、希爾菲斯…」在急促的奔跑中,戴安娜總算稍微冷靜了些。「放奇爾一個人在那邊,沒有關係嗎?」
 
「……我待會馬上就會回去幫忙的。」希爾菲斯沒有回頭,盡量用平靜的語氣回答。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送公主安全的回到宮裡,既然對方的目標很明顯,那他絕不能讓公主有任何意外,奇爾大人一定也很了解這點才會獨自一人留下拖延對方。
 
只是……如果不是因為他擅自將公主帶出王宮,這些就不會發生了。感到十分自責的希爾菲斯只是默默的往王宮前進,他很小心的將這份感覺藏好,因為他不希望戴安娜也同樣自責。
 
 
◆◇◆◇◆◇◆◇◆◇◆◇
 
 
「你們怎麼去那麼久呀,我已經快要撐不下去啦~!」看到從窗口爬進來的兩人,芽衣不禁大喊。
 
宮女已經不知道來敲幾次門啦,她已經快找不到理由可以拖延了,再繼續下去,她的頭髮可能都要被她煩惱到拔光啦!
 
「你們怎麼啦?」芽衣看了看有些狼狽的兩人,覺得氣氛有些奇怪。
 
還來不及說話,門口已經傳來急切的敲門聲,讓三個人都嚇了一跳。
 
「戴安娜,妳在裡面嗎?」那是塞留斯的聲音。
 
「是,我在。」戴安娜趕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盡量保持平常的語氣回答。
 
「宮女說妳都不開門,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事情。」塞留斯似乎鬆了一口氣。「舞會快要開始了,妳準備好之後就到中央大廳來吧。」
 
「好的。」戴安娜乖巧的回應。
 
隨著腳步聲慢慢走遠,三人才稍微放下一顆心。
 
「芽衣,公主交給妳好嗎?我有些事情要先離開。」希爾菲斯突然朝著芽衣開口。
 
「咦?」芽衣吃驚的盯著希爾菲斯,但是她馬上就從對方的表情明白現在問什麼都沒用。「喔,好。」
 
望著希爾菲斯快速消失的背影,戴安娜的眼神充滿了擔憂。
 
奇爾應該沒事吧…?
雖然身為公主,卻是如此軟弱的只能靠人保護、增添別人的麻煩,為什麼她這麼沒用呢……現在的她,除了祈禱還能做些什麼……
 
「我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不過妳現在擔心也沒用,妳應該擔心妳自己吧。」芽衣推著戴安娜到梳妝台前坐下,開始幫她梳理頭髮。
 
「如果妳想用這副樣子去參加舞會,我看塞爾大概會昏倒。」芽衣一邊碎碎唸,一邊打理著。「今天可是特別為妳辦的舞會,身為主角可不能一臉憂愁呀!妳放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會陪著妳的。」
 
「謝謝妳…芽衣。」看著鏡中的自己,戴安娜明白自己現在應該做的是什麼。這是她以公主身分公開亮相的一次重要場合,她不能讓皇兄的辛苦白費,也不能讓克萊茵的王室丟臉,她必須展現自己最完美的一面,為了這個國家,也為了所有疼惜她的人。
 
「那就不要在愁眉苦臉的囉。」芽衣對戴安娜一笑。「發生什麼事情跟我說吧,至少我可以幫妳分攤一點情緒。」
 
「嗯。」戴安娜點點頭,開始對芽衣說起外出的經過。
 
 
◆◇◆◇◆◇◆◇◆◇◆◇
 
 
喧鬧的人聲、精緻華麗的擺飾、高級的餐點還有打扮華美的王宮貴族們充斥著整個王宮大廳。這是個極度上流卻又複雜的社交場合。
 
戴安娜用最甜美的笑容與最優雅的態度,應付著眾人幾乎不間斷的場面話和頻繁的邀舞。
 
她知道自己表現的不錯,這點從皇兄的笑容就可以看得出來。但是隨著舞會已經快要接近尾聲,奇爾跟希爾菲斯卻還是沒有出現,她無法不去擔心。
 
難道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她絕對不會原諒自己的。
 
「……戴安娜。」角落傳來悄聲的呼喚,芽衣正在通往花園的其中一處圓形拱門下對她招手。
 
「情況怎麼樣?」戴安娜快步走向芽衣,著急的詢問。
 
「沒事情,妳不用擔心了。」芽衣給了戴安娜一個安心的笑容。「希爾菲斯已經跟騎士團去巡守了;奇爾剛剛也已經到了,他跟塞爾打完招呼後現在在花園裡,妳要不要去看看他?」
 
「嗯。」戴安娜點點頭,急忙往花園走去。
 
夜晚的花園,除了大廳投射出的燈火映照外,就只有從空中灑落的月光在點綴著。
 
奇爾穿著正式的白色禮服一個人站在花園的中央,抬頭望著漂亮的月牙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奇爾?」戴安娜像是深怕打擾到一樣的小心詢問。
 
「嗯?」奇爾將視線從空中拉回來人身上,但是對於這個眼前突然出現且打扮高雅的美麗公主,他顯得有些手足無措。「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很擔心你…」戴安娜關心的看向奇爾,想確定對方是不是毫髮無傷。
 
「我沒事。」奇爾有點不自在的轉移視線。「只是讓對方給跑了。」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如果妳不到那種地方,就不會給任何人添麻煩。」奇爾微微皺眉。但看似責備的話語其實卻包含著不為人知的擔心。
 
她難道不知道剛剛有多危險嗎?如果不是他即時出現,現在的她可不會這樣好端端的站在他眼前,光想到她差點就要被奇怪的人帶走,他就沒辦法忍受。
 
「我知道……」戴安娜難過的低下頭。
 
「我不是……」看著好像快哭的戴安娜,奇爾有些慌張。「我…我只是…也很擔心妳……」
 
戴安娜眨了眨紫色的眼眸有些吃驚,她沒想過奇爾會說出這些話來,這是在……安慰她嗎?
 
「……今天是妳生日吧?」奇爾快速的轉移話題,似乎想掩飾他剛才說過的話。
 
「這是我幫妳準備的生日禮物。」奇爾將一本薄薄的東西交到戴安娜手中。
 
「這是?」
 
「畫冊。」奇爾突然揚起一抹笑。「一定會適合妳的。」
 
「畫冊……嗎?」戴安娜拿著畫冊,心中不禁對於奇爾所謂的適合指的是什麼感到疑惑。不過光是奇爾會送她禮物就已經夠讓人驚喜了。
 
「謝謝你。」戴安娜給了一個十分甜美的微笑,奇爾雖然移開了眼光,卻還是有些臉紅。
 
氣氛突然安靜了下來,只有花園中清脆的蟲鳴和偶而從大廳傳出的些許人聲環繞在耳邊。戴安娜靜靜的回想今天所發生的一切,感覺就好像在作夢一樣……這一定會是她最難忘的一個生日。
 
大廳中傳來了圓舞曲的演奏,奇爾看著眼前的人兒,似乎在猶豫該不該開口,終於還是打破了沉默。
 
「可以請妳,跟我跳支舞嗎?」奇爾有點緊張卻還是很紳士的對戴安娜鞠了個躬。
 
「這是我的榮幸。」戴安娜優雅的回了個禮,開心的笑了。
 
月光下的花園,映照著一對翩翩共舞的身影,卻也映照著另外一對在偷偷注視著的人影。
 
「我說妹妹呀,妳叫我費盡千辛萬苦的把塞爾引開就是為了這個?」席翁無奈的攤了攤手。
 
「那個呆子以為偷偷去練習舞步都沒人知道嗎,如果不幫他製造點機會,我看他一輩子都搶不贏人家。」芽衣白了一眼席翁,示意他安靜。
 
「可是公主對感情好像很遲鈍呀……」席翁看著花園中的人影,作出了評語。
 
他那彆扭的學弟已經是個木頭了,偏偏還喜歡上個對感情沒開竅的公主。如果說是他出手可能還有救,要等他那個學弟讓對方了解他的心意,他覺得叫塞爾改掉他的戀妹情節可能還比較快。
 
「這我也沒辦法呀……」芽衣有些苦惱的抓了抓頭。
 
看來不管是希爾菲斯還是奇爾,都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吧。
 
不過在這個生日的夜晚,只要某個人是幸福的就夠了,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