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突發、異想、怨念
關於部落格
紀錄、收藏、回憶
  • 11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缺月

~缺 月~
 
 
銀色的月亮,照射著花圃中唯一的身影…拉出了長長的影子…
 
她靜靜地望著月兒,眉頭輕輕地深鎖著。就好像,在期盼著什麼東西一樣……
 
突然,她舉起了右手,紫色的瞳眸緊緊地盯著手上唯一的飾品,淡淡地笑了笑。
 
「到底……要到什麼時候你才會再出現?再不快點來的話…我可是…會變心的呦。」
 
也許,是因為太過於專注吧?她連身後那明顯的腳步聲都未曾聽見,直到有人呼喚她。
 
「戴安娜。」那是極其溫柔地熟悉聲音,她緩緩地回過頭,甜甜地一笑。
 
「塞爾皇兄,你怎麼來了?」
 
「這是我要問的吧?怎麼,睡不著嗎?」塞留斯看著戴安娜美麗的眼眸,關心地詢問。
 
「沒有啊。」戴安娜輕輕地搖搖頭。「我只是在賞月而已,今晚的月亮真的是很美不是嗎?」
 
「嗯……是啊。」塞留斯看著在月光映照下的戴安娜,輕聲地回答。
 
「呵呵~~塞爾皇兄,你在發呆呦。怎麼,因為我太漂亮了嗎?」戴安娜開玩笑地說,臉上出現了調皮的可愛表情。
 
「是啊,妳太漂亮了,害得我都捨不得移開目光。」塞留斯一臉的誠懇。
 
「討厭,塞爾皇兄就是喜歡哄我。」戴安娜的臉頰上飛上兩片紅雲,在月光下更是顯得迷人。
 
「是嗎?」塞留斯微微一笑。他知道,有些話是不能說出口的。所以,他只能默默地看著……看著他最愛的皇妹—戴安娜。祈禱著,有一天會發生奇蹟也說不定。
 
「妳剛剛……在想妳的白馬王子吧?」塞留斯輕聲地詢問。他看到,戴安娜凝視戒指的那一幕……他也知道,她還在等…等著那位給她希望的王子來接她。只是,她不知道她的王子……已經淪為盜賊…
 
「……嗯。」戴安娜再度看向月亮,帶點無奈地微笑著。「我相信……他會來的…總有一天,他會來接我……」接我,離開這個地方……帶著我,自由的飛翔…永遠,不再被束縛。
 
看著戴安娜那深遂的紫眸,塞留斯的心…迷惑了。
 
他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戴安娜,有些哀愁卻又十分的耀眼……最美的,戴安娜。
 
塞留斯突然執起了戴安娜的右手,輕輕地在她的戒指上落下一吻。「有時候,我還真有些忌妒這個戒指的主人。」塞留斯苦笑。
 
「不會的,我也很愛皇兄啊。」戴安娜朝塞留斯甜甜地笑著。
 
「是啊……我也很愛妳…」塞留斯輕輕的將戴安娜擁入懷中,在她的額頭上落下深情的一吻。「不過,現在太晚了,妳該去睡了。」
 
他很明白,戴安娜的愛是指兄妹之間的愛……而他…除了接受還能說什麼?只要能守著戴安娜,就是他最大的幸福了……
 
「嗯,你也要早點睡呦~還有啊,一定要看看月亮喔。」戴安娜在臨走前還不忘叮嚀塞留斯,而後,才慢慢朝著自己的寢宮走去。
 
一直到看不到戴安娜的身影為止,塞留斯才把自己的視線收回。
 
「月亮嗎?」塞留斯無奈地笑了笑,第一次抬頭望向上方的天空。
 
 
……今晚的月亮……是滿月…………
 
 
*******
 
 
是什麼樣的夜晚,會令人發狂?今晚……就是這樣的夜晚……
 
舉起顫抖的手,輕輕敲著眼前緊閉的門……多希望,這扇門的主人不要將它開啟…但,他的希望終究是落了個空……
 
「皇兄?」紫色的眼眸中溢滿了小小的不解,她輕輕地移開身子,將他請入房內。
 
「……我有件事想跟妳商量。」壓抑著自己帶些哽咽的聲音,努力不讓她聽出一絲絲的不安。
 
「好啊。」她點了點頭,紫眸定定地望著他。
 
「謝謝……。」如果可以…他多希望告訴她這件事實的不是他…不是他……
 
「商量什麼事?」她輕聲地詢問。
 
「也沒什麼……戴安娜,妳那只戒指能借我看看嗎?」他半帶著猶豫地開了口。
 
「你是說小時候王子送給我的戒指嗎?如果是的話,我一直都戴著……」她小心翼翼地將手上的戒指拔起,交到了他的手上。「給你……」
 
「……這只戒指老實說,值不了多少錢,不過對妳來說非常地重要吧?」他盡量以平靜地語氣低聲詢問。
 
「是啊……這是紀念品。」這…只是紀念品……。戴安娜望著塞留斯,但是…他的臉卻是低垂的……。
 
「如果……我說要弄壞這只戒指……妳會怎麼辦?」他深吸了一口氣後堅定地說。
 
「什麼?」她的小臉上充滿了疑惑。
 
「……我希望妳能死心。」
 
「…………」她只是看著他,沒有回答。
 
「我以皇太子的身分…拜託妳……」他痛苦地說。
 
「皇兄……」她的手疼惜的伸向前,卻在即將碰觸到他的臉前收回。
她不能這麼做……她是公主,她是他的皇妹……永遠…都是。戴安娜掙扎的閉上眼。
 
塞留斯並沒有看到戴安娜的表情……他只是低著頭,強迫自己說出不想說的話。「其實我一直在騙妳…我知道妳的王子在哪裡。」
 
「阿爾姆雷迪‧雷諾‧達利斯…他就是那位王子的名字。」
 
「阿爾姆雷迪‧雷諾‧達利斯……」戴安娜輕聲地重複著。她的……王子嗎?
 
「他本來是達利斯王國的正統繼承人,可是,自從王位被篡奪後,他便成為推翻現今達利斯政府的反抗軍首領。」塞留斯詳細地訴說。「不過美其名是反抗軍,其實是和盜賊差不多。」
 
「而支持他們就等於向達利斯宣戰,我們不可能贏得了他們……」塞留斯對於自己的無能感到痛苦……如果,他再有能力一點…現在,就不會是這樣……「為了避免戰爭,我們必須交出人質和他的首級……就是要犧牲妳的初戀……」
 
「抱歉……」塞留斯痛苦地閉上眼。
 
「完全…沒辦法補救了嗎?」戴安娜低聲地詢問。她的心裡很明白答案是什麼……
 
「如果那些派到達利斯的間諜和妳的朋友能及時查明秘密,就可能有轉機。達利斯好像擁有強大的魔法兵器。」他輕聲地說。這也是他現在唯一抱持的希望……「只要能了解兵器的構造,這場仗就有勝算,或是找到團結鄰近諸國的有利藉口,說不定就能改變情勢。光靠我們國家是沒辦法對抗他們的。」
 
「那麼時間非常緊迫了……」戴安娜輕輕地低下了頭,不曉得在想些什麼。
 
「今天……達利斯王國對我們提出無理的要求,他們要妳嫁到達利斯去……」塞留斯說出了他最不想說的話……他知道,他的心在淌血…但是,他卻無能為力。
 
戴安娜的心就像是被一把刀狠狠地插了進去。她已經痛到無力反抗了……她最害怕的事…果然還是發生了嗎?
 
沉默了幾秒,她像是做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似地緩緩地抬起了頭。她的臉上滿是微笑,卻和紫眸上的淚水形成強烈的矛盾……「我去的話就可以再爭取一些時間吧?」
 
「妳……」塞留斯的心碎了…他別開眼,不去看他最愛的女人……他的…戴安娜。
 
「皇兄別那麼難過,你和大家都在為國家而戰,我不能待在這裡享樂啊!我願意去達利斯。」戴安娜堅定地說。
 
「……謝謝妳…。」現在的他只能說的出這句話而已。
 
「何時出發?」她詢問。
 
「一星期後。」他無力地回答。
 
「我知道了……」她轉身背對著他。「你也要多保重,早點去休息吧。」
 
「嗯……妳也是…。」塞留斯有些步伐凌亂地走向門邊,輕輕地將門帶上。他面對著冷清的走廊,任由自己的身體慢慢地順著門板而滑落……
 
同樣的一扇門,隔開了兩種不同的世界……唯一相同的…是兩顆破碎的心……和晶瑩的淚………
 
 
*******
 
 
艷陽高照的天氣,卻透不進陰鬱的心情……今天…是出發的日子……
 
戴安娜穿戴整齊地站在大廳,看著四周的眾人,輕輕地吐了一口氣…「終於…到了今天嗎…」
 
塞留斯沒有看漏任何一點戴安娜的表情,他的心緊緊地揪了一下。
 
自從那天以後……他就沒有和她說過任何一句話了…他害怕面對她…也害怕……自己的心意會無法隱藏…他那禁忌的愛情……
 
「那傢伙怎麼還沒回來?」一旁的席翁難得煩躁地說。
 
「一定是有事延誤了。」雖然是對著席翁說的,不過,他很明白…他是在告訴自己,告訴自己那僅存的希望還是在的……
 
「是啊…他一定會回來的……」安修也以極不確定的語氣附和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塞留斯知道自己的心正在不斷的下沉著…他看著戴安娜,靜靜地看著…至少,他要留住這最後的記憶…直到,死亡…
 
「殿下……已經過了出發的時間了……」雷奧尼斯打破長長的沉默。
 
「來不及了……」塞留斯獨自低聲的呢喃。就連他也搞不清楚…來不及的…是他的希望還是…他的愛情…?
 
「沒辦法…雷奧尼斯,幫我一下。」戴安娜果斷地開口。從她過於平靜的臉上,實在看不出她現在在想些什麼。
 
「是……」雷奧尼斯沉默卻恭敬地將戴安娜扶上了早已準備好的馬車。
 
「公主,要努力成為亡國妖姬,將達利斯毀了哦!」席翁盡量以平時不正經的語氣說著…不過,誰都聽得出來,他的話有多少的不甘心。
 
「呵呵呵…我會的。」戴安娜回報以甜美的笑容。她知道,她必須要展露笑容…要不然,他們會一輩子內疚的…她不願意看到這樣的未來,所以…她要笑,綻放出她最美的笑容…就算是,對他們的感謝吧……
 
「公主……我實在想不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真是令人氣結……」安修十分自責地說。在他的眼鏡後,已經有漂亮的淚珠在眼睛中打滾了…
 
「謝謝你安慰我。」戴安娜輕柔地笑著。
 
「我會送您到入口的。」雷奧尼斯輕聲地說。這還是戴安娜第一次看到這麼溫柔的雷奧尼斯,她覺得十分感動。
 
「非常謝謝你這麼關心我。」戴安娜也給了雷奧尼斯一個漂亮的笑顏。
 
「戴安娜……我們都非常地喜歡妳,就算妳離開我們也一樣不變……」塞留斯對著戴安娜說出了他的最後一句話。誰都無法體會,他說這句話時是怎樣的心情……
 
「我也是……」戴安娜的紫眸閃著亮眼的淚珠,她給了塞留斯一個最美的微笑……她這輩子,最美的微笑……
 
馬車漸漸地駛離。同樣的紫色瞳眸還在互相遙望著……有誰能…帶我離開這個地方?我只想…和她在一起……永遠………塞留斯閉上了眼,任由淚水無聲地落下。
 
這是他最後一次看到戴安娜……他的…戴安娜……
 
 
*******
 
 
是夜,風輕輕的吹拂著,就好像,回憶的搖籃……一幕幕的,出現在他的腦中。
 
花圃中的陣陣香氣令他平靜……他還記得,他和她在這裡的那個夜晚……滿月的…夜晚……
 
「對不起,殿下。我們已經找遍了達利斯,可是就是沒有看到公主的影子。」希爾菲斯的話,就好像一把利刃深深地刺進了他,讓他喪失了理智。
 
打敗了達利斯並沒有讓他獲得任何一點的快樂……因為…他失去了他的戴安娜……永遠……
 
輕輕地撫摸著手中那光滑的粉色信紙……這是,她的色彩……在打敗了達利斯的一個星期後,他收到了這封信……
 
 
致親愛的皇兄:
我知道你一定很擔心,所以捎了這封信給你。
現在的我很好,過得十分的幸福呦~
我,終於等到了我的王子。
就算是現在,一想起他來接我的那場景,我還是會感動的流淚……
我,果然還是不夠堅強吧?總是那麼愛哭。
不過,如果當初皇兄沒有下了這決定,我想,我到現在也找不到我的王子的……
所以,謝謝你,皇兄。真的…謝謝你。
現在的我和他正在達利斯的邊境,馬上,我們就要出發前往另一個不知名的國度了……
我的夢想…終於實現了……有時,我都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
竟然可以和心愛的人,一起過著平凡普通的生活……這個夢,是你賜給我的……
原諒我,捨棄了公主的責任…我知道,這是不應該的…但是,請原諒我…
也請你…忘了我這不肖的妹妹吧…我不希望因為我,而影響了你……
從今以後,我將不再是戴安娜‧愛爾‧薩克利德,我只是個幸福的妻子—戴安娜‧雷諾。
但,我永遠會在遠方為你祝福~
 
最後,麻煩你為我傳達一句話給一個人…請你告訴他……
雖然,我們無法在一起……但我還是要說,我愛你…塞爾。
戴安娜
 
 
塞留斯輕輕地將信折好收起,仰起頭望向黑暗的天空……
 
淚水,模糊了他的視線……但是他知道,今晚……是缺月…
 
他突然想起了一首歌,一首他和戴安娜一起做的歌……他輕啟雙唇,以哽咽的聲音柔聲地唱著……
 
 
今晚 妳會在哪裡?
我獨自默默地唱著
以我蒼白的唇
 
今晚 妳會在哪裡?
我獨自輕輕地唱著
以我蒼白的唇
 
今晚 妳會在哪裡?
我獨自無聲地唱著
以我哭泣的唇
 
我失去了 我的月亮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